2009年10月《时尚芭莎》 施慧:温柔的诗性力量

栏目:中国艺术女性典范
 
(前言)
       在好的作品里,是可以看得到艺术家的灵魂的。施慧是那种不张扬的女子,她的气息永远是清灵、柔软、静谧的,但却又有着静水深流的内在力量。一如她的作品。
她对物质和材料的敏感,使那些细节的纤密和整体的厚重平衡起一个完整的世界,那是种能够让人感觉到体现着“优雅生活”和“对自然的美与爱”的“人的观念的完美的表现”,那种,“素朴的诗意”般的生命的过程。
 
 
施慧:温柔的诗性力量
 
编辑/顾文瑾  文/金阙  摄影/李海燕(photoli摄影工作室)  造型/jack   助理/丁佳佳
 
 
       艺术家施慧主持着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的第五工作室——“纤维与空间艺术工作室”,这是中国唯一的一所研究各种纤维与软质材料的使用,并且结合建筑与空间来进行当代艺术创作的机构。
 
       作为著名的空间装置艺术家,施慧的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中国姿态,这是蕴藏在久远的士大夫文化里,温柔含蓄的那种素朴自然的诗性。用纸浆、竹子、棉线这些传统而天然的材料编结、缠绕、交织而成的巨大作品——漂浮的“云朵”、沉寂的“老墙”;充满迷思幻影的“凝风”、“惊梦”……在现代材质建构的建筑空间里随着不同的光线似乎在生长、游动,发散着静穆而浩然的气息。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最具价值与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她的作品被邀请到德国国家美术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爱尔兰现代美术馆、意大利热那亚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被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收藏……但是,她的作品又从来不是晦涩艰深的,即使是艺术圈外的人,在作品前,也能感受得到材料的自然可近性和结构的无限包容性所带来的亲切感。这种与观众灵魂无间的亲和力使得作品呈现出一种内在的精神力量——它让人联想到人类的生命的过程。
 
       施慧被公认为“关怀自然与人类情感的空间艺术家”而获得“2007马爹利非凡艺术人物奖”,在颁奖现场的展览上,嘉宾吴镇宇说:“我喜欢施慧用特殊的纸材料做成的那两堵墙,想来放置在电影人的家里,会显得很有格调。”记者将这番话转述给施慧,她只是淡然一笑,说:“哦,可能是明星都喜欢新鲜。”
 
三代艺术科班的家庭传承
 
       施慧祖籍浙江东阳,是著名的“百工之乡”,以手工精湛的木雕建筑构件而闻名于世。在最靠近东阳八面山的山村里泗塘,唯一的两层雕花小楼就是施家祖屋,房梁、斗拱、门扇上雕满对对的狮子、牡丹花。大学时代的某个寒假,施慧独自回乡,她穿过冬天只留下麦茬的飞着几只觅食麻雀的农田,在老屋小阁楼的角落里,寻到一个落满灰尘的藤编手提箱。打开来,里面都是一卷卷的书画,她把当时能知道人名的作品挑拣出来:潘天寿、陈之佛、丰子恺……这些都是曾和祖父施晓湘往来酬唱的知己朋友。祖父早年在上海中华艺术大学研习书画,后被尊为“东阳三老”之一,是远近知名的乡贤。潘天寿一度力邀他出任国立艺专的教职,因祖父考虑到重听而没有接受,但是,他的书斋名“逼画屏斋”还是潘天寿手书的条幅。
 
       幼年的施慧只见过祖父一两面,记忆里,只有祖父一手抱着她,一手仍在挥毫作画的情景。那时祖父在县城租了座有天井的房子,门外是开阔的田野,出门下5、6级台阶,有条小路,路边小溪流过,斜阳里传来远远近近的捣衣声……遥望小路的尽头,就是祖父执教的东阳中学。这样充满田园诗意的情境,有如一幅丰子恺的漫画,悠远、轻扬。
 
       施慧的父亲是当年杭州国立艺专应用美术专业48年的毕业生,后来在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从事美术设计工作,1955年施慧出生在上海。赫赫有名的国立艺专在后来被改称为“中国美术学院”,施慧人生里最美好重要的时光都将在此度过。三代都是正统科班出身在中国艺术界极为少见,这是家庭树中血脉相承的传奇。
 
       1959年上海支内,父亲到江西南昌建设新的电影厂,施慧留在上海外婆家,直到上小学才被接回父母身边。之后,父亲经江西文化厅挽留,被委派到文艺学校创建美术系。施慧记得,父亲下班回家,每天晚上依旧要在大写字台上不停地画画,从来没有过无所事事的时候,他画舞台布景、室内效果图、做商业包装设计……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西厅的室内设计就是父亲当年的作品。在灯下,父亲特别地专注,嘴里咬着的香烟烟灰忘记弹了自己掉下来,落在画面上,他就拿块大手帕轻轻地拂去,继续投入地工作。而这时,往往是施慧可以偷偷溜出家门去看文艺学校里的京剧班彩排的好时间。
 
       在江西,施慧的家庭是如此与众不同。那时周围人家的家具一般都是借公家的,而她家的却是从上海搬过去,有沙发、书桌……父亲甚至还养了几条神仙鱼,施慧早上上学要拎个空瓶子顺路放到花鸟店里,那是扎着铅丝做为提手的老式水果罐头的玻璃瓶,放学后再拎着装好的鱼虫回家。家里还养着黄莺,每天清晨都会好听地鸣叫……上海人家在哪里都会显得那么精致到惹人注目。这种风雅的小资生活却很不合时宜地被放在了江西,那是1965年,文革前夕。
 
       施慧小学4年级时,父亲被指